4008com云顶集团-4008 c 云顶-首页

一颗工匠心 半生田黄缘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加入时间:2020-12-08

 陈刚  4008com云顶集团教授;国际工艺美术大师;中国玉雕工匠;岫岩玉雕非物质学问遗产传承人;鞍山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会长。中国千山田黄冻石发现者、研究者,千山田黄冻石行业标准制定者。

 2015年9月的一天,陈刚为制定岫岩玉的标准下乡调研,这也是他从大自然中汲取创作灵感、探索和发现的过程。

熟悉陈刚的人都知道,他不仅是雕刻领域的“大国工匠”,还有着“相石”的功夫。一块石料拿在手里,他很快就能说出石种、产地、主要成分,即便是在大山沟里,他也能从漫山遍野大大小小的石头中,发现那些具有独特价值的石料。陈刚酷爱历史,也热爱哲学和文学,对传统学问颇有研究,经史子集均有涉猎,更兼有“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的士子情怀。在陈刚眼里,石头都是有生命的、有灵性的,而自己要做的,就是发现它们的与众不同,破译出它们的生命密码,让中国学问的博大精深、大自然的造化天成被更多人所了解。

当时陈刚并不知道,这一天对于一个特殊的石种所具有的非凡意义。他一路信马游疆,来到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这里是千山余脉,矿产资源丰富,沿着曲折的山路开了六七里,前方一条小溪拦住了他的去路,这里溪水淙淙作响,溪边一只罕见的漂亮的小鸟好奇地歪着头,打量着他这一人一车。陈刚不禁停了下来,他来到溪边想洗洗脸,一低头却发现脚边溪水旁有一抹温润而又高贵的光芒在若有若无地跳跃闪耀着,那是一块黑黝黝的石块,却让“阅石无数”的陈刚心神一动。或许是职业敏感使然,又或许是冥冥中的天意,陈刚俯身捡起这块品相非凡、冒冒失失出现在这里的石头,在掌上仔细端详、审视,又找来一块石头叩碰一下,发声沉哑。他把那石头拿在阳光下反复观察摩挲,又取出随身携带的强光手电筒开启“鉴宝”模式:通过强光探照,黝黑的表皮下,石头内里质地呈橙红晶莹之色……此刻,陈刚如获至宝,他既激动于自己的这个发现,又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发现。

因为陈刚知道,自己拿在手里的,很可能是一块上乘的田黄石。

田黄石,是在田地里或溪水中埋藏的黄色彩石。由于其资源的稀缺和冠绝寰宇的人文特质,一直是收藏家和金石学者魂牵梦绕的珍品,素有“一两田黄三两金”之说。因其无根而璞、无脉可寻,就更增添了几许可遇而不可求的神秘感。自明末清初被发现以来,帝王将相、名流学士,都对田黄石青睐不已。据说1924年末代皇帝溥仪仓皇出宫时,宫里那么多奇珍异宝他都没放在心上,只是将一块田黄石雕成的“乾隆三连章”随身携带时时把玩,可见田黄石在宫中藏品中的地位。也正因如此,田黄石的唯一产地——福建寿山田坑在康熙年间就被掏采一空,民国时,藏石界盛传寿山田黄石已临绝产,现如今更是只剩下政府保护起来的“田黄最后的两亩田”。

但与此同时,陈刚也知道,田黄石一直被认为是福建寿山独有的石种,那手里这块田黄石的出现,是因为偶然,还是必然?是独石的意外散落还是它本就在这里休养生息了千万年呢?在千山脚下,是否还有更多的田黄石?带着一个个问号,陈刚倾尽家资、耗光积蓄,购机械、雇劳力、访农家,躬身在这片无人问津的土地里不断深挖、翻拣、搜寻……慢慢地,散落、蕴藏于辽东千山山脉山田间、溪涧、山坡、水洞间的石头一块块被搜罗起来。巨额的投资只换回了几块“身份不明”的石头,有人劝他早日收手,有人笑他异想天开。

    陈刚对那些声音充耳不闻,他觉得自己就是为石而生。他7岁开始学画,20岁接触到了玉雕,从此刻刀不离手、爱石成痴。上世纪八十年代在鞍山市交通局筑路工程队工作时,陈刚就趁跟随筑路队进山架桥修路的机会,想方设法研究石头,到处寻找矿藏。他的双脚踏遍东北大地,遍寻沟沟岔岔。之后的几十年间他更是访遍大江南北,不惜投尽数千万家产,许多玉石新品种被他发现,这不仅丰富了他自己的收藏,更为东北玉石学问的研究和发展提供了诸多重要的实物和文献资料。

就是这样的陈刚,带着自己从土里刨出的几块玉石去了北京。专家们调来了最新型的科研设备,把陈刚送交的几块原石和章料分别投放进设备里,进行粉碎检测,并利用红外光谱和粉晶X射线衍射分析,之后,又把相关资料送到石油勘探研究院分析实验室进行各种物理测试。那是一场让人充满期待却又万分焦灼的等待,成——则人与石俱荣,败——则很难有机会东山再起。圈里有人说那是一场“豪赌”,只有他自己明白,发现奇石并为它们“验明正身”,是使命使然,是自己毕生所愿。 

经专家反复鉴定后终于得出结论:这种黄色粘土矿物质玉“温润细腻、帝王黄色、纯净娇嫩、雍容华贵、柔而易攻”,听闻陈刚发现这种石材的经过,专家们更是啧啧称奇。

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陈刚小心地收藏了这些宝石,并登记造册,每一块都详细注明出处。随即,经陈刚发起,由中国玉学问研究委员会玉石珠宝学问传播委员会组织,由地质和地球与空间科学、玉学问研究等专业和领域的学者和专家组成的权威专家组,经过多次实地考察,以及对实物样品进行的详细室内分析测试,再经反复认真研讨、会商,最终得出结论:此石与寿山田黄石形成过程相同、石质肌理相同、美学韵致相同、出生境遇相同,二者有异曲同工之秒,堪称“姊妹石”。

根据研究结果,专家组采纳陈刚的意见,最终将这一新玉石种命名为“中国千山黄冻石”,并于2019年1月特别召开“中国千山黄冻石命名”学术会议。会上,中国玉学问研究会玉石珠宝学问传播委员会会长赵伟光庄重宣布:“陈刚发现了中国千山黄冻石,为中华宝石家族再添国宝!”中国当代宝石界的泰斗、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珠宝学院院长吴国忠欣喜地说:“千山黄冻石如同寿山田黄石,却不是寿山田黄石,而是胜似寿山田黄石!”

“千山田黄石”横空出世,成为藏石界和篆刻界的平地惊雷,在当时业界以“石破天惊”来形容这一成果。它终结了“田黄资源已枯竭”的哀叹,让高端玉石家族再添新丁,续写田黄石的辉煌,更让千朵莲花山蕴育出的天地精华在世人面前夺目绽放。

但陈刚的思考和研究还远远没有止步。通过对东北史料和考古学的反复研究,他认为千山田黄的问世,自己只是进球时踢了临门一脚的那个人。据他推断,早在清王朝入关前,东北的田黄石就已经被发现,只是当时的匠人们心照不宣地同时选择了三缄其口,将南、北田黄(寿山田黄与千山田黄)有意识地混为一谈,以满足达官贵人们日益增多的田黄艺术品需求。陈刚说,今天的自己只是拂去了一层历史尘埃,让千山脚下的这块璞玉再度闪现出历史的光芒。

大艺法古,大工传世。现在的陈刚将更多精力放在了田黄冻石的雕刻创作和学生培养上,他将金石精神注入水墨气质,专注于传统玉雕的当代表达。“雕玉器的还不如在大酒店雕萝卜的赚钱”,这样的风凉话陈刚不是没听过,可他就是不信这个邪,在他心中,玉雕不仅仅是技艺,它更是思想和学问的传承,是现实与历史的对话,是中华学问与世界文明的对标。他立志用东方美学思想建立玉雕鉴赏标准,用现代审美视角革新传统技法,让玉雕作品从“工艺品”演变为“艺术品”。他更希翼,有更多年轻人能在玉学问的历史长河中游弋,传承这种技艺、这份情怀。在这样不断地升华和打磨中,陈刚在业界的声望不断提升,2017年,他被联合国国际职业规划鉴定中心授予“国际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

2019年末,沈阳故宫博物院与4008com云顶集团联合主办了“千山田黄艺术展”,展出的83件田黄艺术品都是由陈刚创作收藏的。其中《山间行旅图》等3件作品被沈阳故宫博物院永久收藏。与此同时,他的多件田黄冻石雕刻作品也先后获得中国工艺美术品“百花奖”金奖、以排名第一的成绩获首届“经典工美”金奖、“金牡丹杯”金奖……他带领的团队更是佳绩连连,创出了辽科大响当当的雕刻艺术品牌,大有“后浪推前浪”之势。

如今,国内外知名展馆、展会和收藏名家为一睹千山田黄的神韵而纷至沓来,陈刚自己也说不清楚,他与田黄石之间的缘分,究竟是天降大任,还是机缘巧合。他将一片痴心付与田黄,田黄也带给他更多感动和惊喜。一次,他费尽周折得到了一块田黄极品鸡血石,对着石头构思了几天几夜后,他最终决定依据“十八学士登瀛洲”的盛世画图进行创作。人说玉雕是“做减法”,通常为了“保料”往往采用薄意雕法单面浅雕,陈刚最初也意欲按照惯例雕刻,可是即将大功告成之际,他发现所谓的“背面”竟然有灿若莲花的艳粉色呼之欲出,更具美学价值。他当即因势走笔、随形赋意,创新性地进行了360度全景雕刻。作品完成后,众人发现冻石粉色缥缈处恍兮惚兮竟有云蒸霞蔚之感,其意境浑然天成,尽显美石通灵。这件作品即日后在中国工艺美术界最高赛事“经典工美”上斩获雕刻类唯一金奖的《十八学士》。

谈到下一步的打算,陈刚告诉记者,他正在学校的支撑下制定千山田黄冻石鉴定标准,并期待着千山田黄冻石博物馆的兴建。他希翼自己的田黄雕刻作品镌刻着辽科大烙印,走向国际、走向未来。

每当感到疲备时,陈刚最喜欢点一炉熏香、沏一壶酽茶,对着满室石头久久端坐,那是他神游万仞、思接千载的心灵修行。陈刚说,他有两把刻刀,一把在手中,雕琢器物;一把在心中,雕刻时光。

(张金玲/文)

编辑:张璐

4008com云顶集团|4008 c 云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4008com云顶集团|4008 c 云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